万家无暴:让全社会都来为家暴受害者撑腰
产品消息
295
2019-07-17

中国妇女报2019年7月17日报道,阅读原文



微信图片_20190717114837.jpg

蓝天下开展宣传活动



微信图片_20190717114843.jpg

志愿者为家暴受害人验伤



微信图片_20190717114848.jpg

蓝天下通过电台宣传反家暴(右一为万飞)



万飞认为,反家暴的一个重要难点是受害者求助难,而公权力部门的认知与动力弱,则是导致家暴受害者求助难的重要因素。如果能实现社会组织与公权力部门的联动,将有望破解家暴求助难的“命门”。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姚鹏



公安部门代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背后



6月28日上午,湖北省监利县公安局反家庭暴力工作室民警、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发起人万飞接到一个求助电话。对方称,6月27日晚9时许,姐姐王某与丈夫李某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李某用皮带抽打王某头部、背部,致她头部、背部受伤出血。万飞建议他立即拨打110报警。



接警后,监利县公安局毛市派出所迅速出警,除查明本次违法事实外,还发现了李某以前的家暴史:2012年3月23日,因琐事争吵后,李某曾在家中用木棒击打王某手臂,致王某左手臂骨折。当时,王某未向任何部门求助,而是选择了谅解,谁知几年之后李某又故态复萌。



6月30日,李某被监利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公安机关依法处置的同时,蓝天下心理咨询师也通过电话、微信、面谈,对受害者王某进行心理疏导。



“我们发现,王某内心极度恐惧,害怕被报复。”万飞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因发现王某担心丈夫出来后会再次施暴,而她本人又不敢去法院申请保护令,7月1日,监利县公安局依法代她向法院提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



7月4日,监利县人民法院发出人身保护令裁定书:1.禁止被申请人李某殴打、威胁受害人王某;2.禁止被申请人李某骚扰、跟踪、接触受害人王某及其相关近亲属;3.禁止被申请人李某对受害人王某进行经济控制。



“我们依照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23条第二款:当事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公安机关、妇联等可以代为申请。”万飞说。



而这纸迅速开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背后,则是监利县营造多年的反家暴社会支持系统。



2015年以来,监利县妇联与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通过共同实施反家暴项目“万家无暴”,形成了覆盖全县的家暴预警系统和“妇联+公安+社会组织+X”反家暴联动机制。在联动机制的推动下,监利县公安局向妇联分享家暴警情,并专门成立了反家庭暴力工作室、组织了多场民警培训,2016年6月,还发布了《办理家暴案件工作规范》,制作了书面化处置家暴警情的《家庭暴力告诫书》。



经过4年多的实践,“万家无暴”项目已帮助1200余个家庭修复了受损的关系,为1300余名受害人提供了心理疏导、法律援助等服务,帮助10名受害人摆脱了自杀阴影,刑事拘留加害人15人、行政拘留25人、出具《家庭暴力告诫书》300余份。4年来,“万家无暴”项目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巾帼志愿服务项目”,入选中国好公益平台优质公益产品、2018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百强、凤凰网2018年度十大公益项目、湖北省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银奖,并被湖北省妇联确定为“公益木兰”示范项目。



让家暴不再只是家务事



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的万飞是中国公安机关首批基层法制民警,从警30年来接触了大量家暴警情。2014年,他发起成立了监利县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协会以监利县妇联为业务主管单位,拥有社会工作师7名、心理咨询师25名、法律工作者25名。



“之所以起蓝天下这个名字,本意是想给妇女儿童撑起一片蓝天。”万飞表示。2015年3月,蓝天下和县妇联共同发起了“万家无暴”项目。



根据自己的经验,万飞认为,反家暴的一个重要难点是受害者求助难,而公权力部门的认知与动力弱,则是导致家暴受害者求助难的重要因素。如果能实现社会组织与公权力部门的联动,将有望破解家暴求助难的“命门”。



为此,“万家无暴”设计了“妇联+公安+社会组织+X”的联动模式:由妇联出资购买服务、与政府机关沟通协调;公安机关及时分享警情,及时出警并依法处置,提供家暴伤情鉴定;社会组织负责收集信息,回访,提供心理疏导、法律援助以及心理干预等服务;X则是指法院或民政局等部门提供的服务,比如由民政局为家暴受害人提供庇护等。只要发现有家暴,“万家无暴”的两条服务渠道会同时开展工作,接到报警的公安民警会及时出警、收集证据,与民政、司法部门共同依法进行干预,与此同时,“万家无暴”的心理咨询师也会及时电话回访受害人,对受害人提供咨询指导,并进行心理、需求、安全评估。



“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有效的反家暴社会支持系统。”万飞说。



“万家无暴” 的联动模式很快得到了县公安局和县妇联的支持,还由此发展出了全国首个“家暴预警系统”。该预警系统由110接警员、村妇联主席、志愿者共同构建,通过这个系统,“万家无暴”几年来共收集到家暴信息1500余条。



而在多起家暴案件中,蓝天下打造的反家暴社会支持系统充分显示出了联动的力量。



2018年6月的一天,监利县警方接到报案,一名家暴受害女性以跳楼相逼,要求法院今天直接判决离婚。



得到消息的万飞立刻联系了蓝天下志愿者、监利县法院法官杨忠来到现场进行危机心理干预,当事女子的情绪逐渐稳定,最终被消防员安全救下。30分钟后,派出所就将有加害人签名的《家庭暴力告诫书》送达给当事人。监利县法院也启动特别程序,两小时内下发了同意当事人夫妻离婚的民事调解书。



“通过联动,公安、法院、妇联、公益组织以及消防部门都参与了救助。如果没有有效的干预,后果不堪设想。”万飞表示,这些年,“万家无暴”联动机制运转得很好,各方面合作也很密切。公安机关愿意把家暴警情分享给社会组织,体现出对社会组织充分的支持和信任。社会组织进入警察课堂开展反家暴工作培训,也体现了公安机关的开放态度。



目前,在湖北省妇联的帮助下,“万家无暴”模式已在湖北15个县市区得到复制。湖南郴州市苏仙区、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也与蓝天下签署合作协议,在“万家无暴”的带动下,家暴将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不再被看作是“家务事”。



面对家暴,果断报警吧



发起“万家无暴”4年多来,接触的家暴受害者越多,万飞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越重。



在“万家无暴”接待的求助者中,首次家暴求助的仅2%。这意味着,更多的受害者不愿意向外求助,或者找不到哪里可以求助。



“报警了,我还怎么做人呢?”这些年,万飞听到太多这样的回答,感到很着急。



“有些人顾虑面子,但忍绝对不是一个办法。”万飞说,忍让反而有可能增加家暴的高致死性——受害者要么直接被打死,要么自杀或者反杀。



2018年,一起家暴受害者自杀的案例让万飞印象深刻。法医发现,这位受害者身上有多处软组织受伤,侦查人员调查走访得知,丈夫经常打她,可她不仅没有报警,对自己的家人也从来不说。



“做反家暴干预最怕受害者死要面子。”万飞说,许多女性家暴受害者会患上“受虐妇女综合征”,而当痛苦超过了临界点,自身的防御机制会进入两个方向:一个是自杀,另一个是反杀。仅仅蓝天下回访过的受害人中,就有超过8%的人承认在被打时有自杀或杀死对方的冲动。



万飞认为,一个人的恶习形成以后,不是靠自觉性能够改变的,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想彻底摆脱家暴,就要彻底切断和施暴者的连接,家暴受害者要向外求助,尤其是向公权力部门求助。



“家暴被纵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事人觉得外人管不了,或者不愿外人插手。实际上,按照法律规定,接到家暴警情,派出所必须及时出警,调查取证,依法处置。”万飞恳切地表示,如果身边有人遭遇家暴,尽量报警,而且一定要让民警下达《家庭暴力告诫书》。这份盖了章的法律文书,可以视为家庭暴力的证据,既可用于心理告诫,也可留作法院审判时的依据。有了警察的干预和震慑,施暴者可能会有一些心理上的变化,能够有效抑制家暴警情反复,甚至可能救命。统计数据表明,口头处置家暴案件时,复发率超过10%,而拘留的复发率为0,告诫的复发率约1%。4年多来,“万家无暴”项目服务过的家庭中没有发生1起自杀或以暴制暴的恶性案事件。



“我们原来也担心公权力介入会不会破坏家庭关系,会不会把施暴者拘留了,他回去变本加厉造成更严重的家暴或者闹僵了离婚,现在看来都不会。”万飞说,而且,每拘留一个人,蓝天下都会开展心理干预,调整施暴者固有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防止他诉诸极端行为。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