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家暴数量增多,遭遇家暴找谁来“撑腰”? ​
平台消息
163
2020-03-08

随着“三八”妇女节的到来,妇女儿童的权益保护也受到大家关注。闭门居家防控疫情期间,“鸡毛蒜皮” 的家庭琐事和辅导孩子学习等都可能引起“鸡飞狗跳”的家庭矛盾和纠纷,甚至可能产生家庭暴力。疫情期间,特别是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妇女儿童遭遇到家暴如何维权?如何寻求帮助?家庭成员相处如何避免或减少家暴?从警30年专职反家暴的“反家暴先行者”、湖北省妇联反家暴专家顾问、监利县公安局退休民警万飞为反家暴支招:


疫情期间妇女儿童家暴问题呈现增多趋势


万飞:2020年2月,湖北省监利县110收到的家暴警情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我们把2月的数据作了简要分析发现,施暴者中的男性占比为97.44%,受害人中女性占94.67%,女性更容易受暴了。长辈打晚辈的(受害人不一定是未成年人)为12.27%。


遭遇家暴,报警是最好的求助方式


万飞:疫情让人们产生恐慌、焦虑情绪,使得心理承受能力下降。长时间的居家隔离,也激发了一些原有矛盾,疫情产生的次生问题又带来了新矛盾,家暴比平时多是必然的。疫情还削弱了家暴受害人的支持系统,如限行让其不能离开危险地,不能投靠亲友;宾馆酒店暂停营业、庇护所不一定有床位,受害人获得安全之处更困难;疫情严重地区法院仅提供线上受理服务,农村地区的受害人无法用上;少数村庄自行用土石堵路,阻止了警车通行等等。总之,疫情期间比平时求助更难一些。特别是对于身处疫情严重地区的人们来讲,我个人推荐,遇到家暴后,第一选择是报警,打110免费报警是获得支持最快、全天候、处置效果最好的求助方式。


不要放任情绪肆意滋长,必要时寻求专业帮助


万飞:疫情可能带来恐惧、担忧、焦虑、悲伤、绝望、烦燥等负面情绪,甚至还可能会出现身体反应,例如感觉呼吸急促、心悸、失眠、肌肉紧张等,从而出现了不停刷屏、时刻关注疫情信息、囤积物资等行为。我们不要放任自己情绪肆意滋长,可以自行管理情绪。如感受内在,接纳情绪,关怀自我。有压力时,我们可以停下来,做一个深呼吸,和自己来一次内在对话。还可以进行放松活动,调整身心。实在不行,可以寻求专业帮助,现在全国有心理工作者发布了免费咨询热线。同时,家里进行合理分工,多采用非暴力沟通方式,少指责多鼓励,可以避免很多冲突。


《告家庭暴力诫书》震慑威力较大,可作为证据


万飞:告诫书是公安民警依《反家庭暴力法》对家暴加害人开具的法律文书,告诫对加害人的心理震慑威力较大,还有仪式感,白纸黑字地载明何人何时对何人实施了家暴,产生的治理效果远好于“口说无凭”的口头处置。湖北省监利县公安局在“万家无暴”项目推动下,大量开具告诫书。监利县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四年监测表明,对加害人开具告诫书后,效果比口头的好很多,告诫后的家暴复发率不到2%,而口头处置的超过10%。告诫书还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资料,拿了它到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更加容易。起诉离婚时,也不再用为收集对方施暴的证据而发愁。


“万家无暴”多部门联动反家暴

万飞:“万家无暴”是2015年监利县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和县妇联共同实施的项目,与妇联、公安、法院、民政实施反家暴联动,公安局及时分享家暴警情,“蓝天下”心理咨询师主动给求助人打电话回访,进行心理、需求、安全评估,按需给予回应。2020年1月23日-3月6日,监利、潜江公安机关分享了393起家暴信息,民警及时处置,咨询师及时跟踪回访,提供了心理疏导、咨询指导、安全庇护和资源链接服务。


我这里有个案例。24岁的陈女士带着女儿到前夫家过年,2020年2月1日,前夫要求复婚,她不同意,由此遭前夫殴打,报警后,警察现场开具了告诫书。2月4日晚,再次发生争吵后,她和女儿离开了前夫家。在县、镇妇联协调下,她住进了宾馆。镇防疫指挥部资助她1500元,“蓝天下”向北京市东城区源众家庭社区服务中心申请到3000元,为她住宿和随后返回外省娘家的交通提供资助,咨询师每天微信陪伴,化解她的孤独和恐惧。3月1日,“万家无暴”项目得到了来自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和南都基金会的资助。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