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负责2600多万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
平台消息
2414
2021-05-21

5月19日,在北京郊区一个流动人口社区里,32岁的小芳(化名)向媒体记者们讲述了她和两个宝宝与活力亲子园相遇后发生的令人欣喜的故事。


这是小芳在中国好公益平台与活力社区联合主办的“谁来负责2600多万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成长发展”媒体研讨会上的分享。随着中国城镇化发展进程的加快,中国流动人口的总量也在逐年增加。同时,乡村留守和城镇流动儿童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报告,中国约有2637万0~3岁的流动及留守儿童。囿于教育资源及社会支持的匮乏、家庭较弱的购买力,以及看护人本身缺乏足够的儿童营养健康、身心发展等知识等原因,这些孩子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却无法得到应有的早期教育机会。


研讨会伊始,南都公益基金会助理秘书长杨丹在致辞中表示,随着对儿童早期发展研究的不断加深,人们已经深刻认识到0~3岁是儿童大脑发育的黄金时期,生命的前1000天对人一生发展起到重要且关键的作用。但流动及留守儿童因为多种原因无法获得优质、持续的早期发展机会。好公益平台与活力社区联合开展媒体研讨会,就是希望在流动留守儿童家庭与媒体、公众之间搭建起信息的桥梁,借助媒体的力量向公众展现流动和留守儿童获得早期发展服务的重要意义和社会组织的有效干预方法,从而带动更广泛的公众关注和支持。


1621561861995535.jpg

南都基金会助理秘书长杨丹致辞


在主旨发言环节,国家卫生健康委干部培训中心(党校)原党委书记、副主任蔡建华以早期发展对儿童的重要性为着眼点,引述多项研究和实验结果,指出目前全球社会已就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意义达成共识。


他援引数据指出,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每投入1美元,将获得4.1~9.2美元回报。在儿童早期发展阶段的回报远高于学校教育阶段和成人继续教育阶段的投资回报。他还全面分析了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关键因素,指出养育照护的五个主要因素,包括健康、营养、安全、回应性照料和早期学习,均在儿童早期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蔡主任还列举了以养育中国、慧育中国和活力亲子园为代表的中国社会组织开展的针对弱势儿童群体的早期发展服务项目,提出不应该让儿童早期发展的机会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不论家庭状况如何,所有儿童都应该有机会获得优质的早期发展服务,这也是确保国家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举措。


1621561895454911.jpg

蔡建华分享


作为国内为流动和留守儿童提供早期发展服务的代表性机构,活力社区从2011年开始探索低门槛、见效快、高赋能的亲子服务模式,形成了活力亲子园的完整解决方案。研讨会上,活力社区执行总监候蔚霞做了题为“公益组织助力中国流动和留守儿童早期发展的实践与思考”的主题分享。侯蔚霞分析说,流动和留守儿童家庭在早期发展方面的最大挑战,是婴幼儿照养人缺乏早期服务的使用意愿并缺乏购买能力。基于此,活力亲子园通过开展免费的亲子活动和家长活动,促进积极的亲子互动增加,改善家长的育儿行为,提升育儿效能并为家长提供更多支持,通过家长意识和行为改变促进孩子的早期发展。


同时,活力社区致力于成为流动留守儿童早期亲子教育公益服务领域的播种者和培育者,通过支持伙伴机构和个人开展符合儿童早期发展阶段特征的亲子活动和课程,并通过“赋能家长”这一特色支持,鼓励从受益人成长为亲子服务的提供者。目前,活力社区对亲子园项目支持模式的实践经验和技术标准进行梳理,再针对性地选择社会服务组织或民办幼儿园等机构展开合作,带动更多伙伴加入,为0~3岁流动和留守儿童提供早期发展服务。这一模式已经显现成效,截至2021年4月底,活力社区已经累计在全国1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个项目点,为超过44000名流动、留守儿童及家长提供亲子服务。


1621561923657426.jpg

侯蔚霞分享


小芳和她的两个宝宝正是活力亲子园项目的受益者。2018年底与活力亲子园相识前,小芳和大宝的相处模式是“孩子玩玩具,大人玩手机”。这些年,除了坚持带孩子来参加亲子活动,小芳自己也坚持参加家长读书会,一周有三四天都待在活力亲子园。一学期下来,孩子的语言表达和社会交往能力有了明显提高,不仅说话流畅,还和社区里好几个小朋友成为了好朋友。有了这些基础,大宝三岁半上幼儿园时没有任何焦虑不安。而小芳自己的收获也非常大,以前在家遇到情绪崩溃的时候,会打孩子、吼孩子,拿孩子撒气。参加了读书会,逐渐学会了管理自己的情绪,也学会了和孩子交流的新方法。正是有了更好的亲子相处,小芳有了坦然愉快地迎接第二个宝宝的信心,她的二宝也早早加入了活力亲子园的早教课程。活力亲子园“2020秋季测评”数据显示,接受早期亲子服务课程及活动的家长,在育儿效能、育儿行为以及获得的专业支持方面都有显著提升。


参与此次研讨会的还有多家开展0~3岁儿童早期发展的一线公益组织,以及该领域的资助型基金会代表。在圆桌论坛环节,大家就公益组织如何在0~3岁流动和留守儿童早期发展领域贡献力量、所遇挑战和解决方法展开了讨论。


山东省青州市庙子镇0~3岁婴幼儿养育中心负责人田静介绍说,庙子镇位于青州市最偏远的地区,尽管养育中心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但当城市里的父母已经对早期发展的理念和知识耳熟能详的时候,田静遇到的最大挑战却是生源问题——因为当地家长对婴幼儿早期发展的重要意义认识不够,很多家长一开始并不情愿参与中心的亲子活动。但是,只要坚持做就能看到效果。田静说,她记得一位家长看到了孩子的积极变化,哪怕家住在十几公里之外,每次都会风雨无阻地带孩子来参加中心的亲子活动。现在对田静来说,精心培育的“妈妈老师”流动性太大,怎么把她们留下来,成了更大的挑战。


活力社区的全职工作人员李海燕是从受益人成长起来的,她经历了活力社区从自己为流动和留守儿童提供早期发展服务,到带领和支持更多伙伴开展服务的过程,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就是从“一开始没有带领大家的底气,到看到那么多需求,最终有了带领大家继续向前走的勇气”。海燕表示,活力亲子园的最终目标就是希望有更多孩子能得到优质的早期发展服务,每个孩子都有充满活力的未来。


与活力亲子园侧重城镇流动和留守儿童群体相比,北京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春晖守望项目”将目光投向偏远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春晖博爱基金会秘书长刘珊介绍说,春晖守望项目依托儿童中心和入户家访,通过育儿技能培训、亲子互动培训和社区参与活动三方面内容,整合家庭和社区的力量,在改变照料者行为的同时,为儿童营造一个滋养型的社区环境和家庭生态环境,促进他们在身体、语言、认知、社交和情感领域的全面发展。


最后,来自澳门同济慈善会北京办事处的李黎和大家分享了资助型基金会关注和支持0~3岁流动和留守儿童早期发展项目的初衷,她同时指出,这些儿童和家庭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为了让这些孩子获得有力的早期家庭科学养育支持和充分发展,国内已经有了许多学术研究和社会实践,但是在服务供给上相对庞大的需求还是面临着资源、资金短缺的挑战。政府在这一领域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比如陕西有一些县政府采取了积极的行动为这些儿童提供公共服务,全国各地也有来自妇联、教育部门、卫健部门的基层政府以场地、资金等方式支持此类公益项目。未来期待国家政策能进一步打通,集合政府、社区和社会公益组织更多力量参与其中。


1621561945592614.jpg

嘉宾合影


在互动交流环节,来自财新、《华夏时报》等媒体的记者就各自感兴趣的问题与嘉宾进行了讨论和交流。此次活动得到了盖茨基金会的大力支持,共有近10万名观众通过凤凰网风直播观看了活动。本期活动是好公益平台系列媒体研讨会的第三期,前两期分别聚焦青少年性教育和心智障碍人士就业议题。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