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流动儿童是教育公益面临最大难题!专家:要赋能乡村教师
媒体报道
1551
2022-11-14

来源:2022-11-14 南方都市报  留守流动儿童是教育公益面临最大难题!专家:要赋能乡村教师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加快,大量农村劳动力向经济发达地区转移,我国出现了人数众多的城镇流动儿童,但乡村儿童规模依然非常庞大。由于经济资源的匮乏和教育理念的落后,阅读困难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常见的阻碍之一。

近日,一场关于“如何提高乡村及流动儿童的阅读品质”的媒体沙龙在北京举行,有学者表示,乡村和城镇流动儿童共同面临阅读资源匮乏的问题,阅读推广对儿童、教师和学校的正面改变起到积极作用,在城乡教育资源巨大差距难以在短期内弥补的情况下,阅读推广是成本较低、可行性强地解决城乡教育公平问题的好方法。


圆桌讨论1.jpg


留守、流动儿童问题

是目前教育公益面临最大的问题

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原“中国扶贫基金会”)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于2018年联合发布的《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披露,中西部贫困地区高达74%的受访乡村儿童一年阅读的课外读物不足10本;71%的受访乡村儿童家庭藏书不足10本。

微澜图书馆发起人左樵也分享了类似的故事,这个成立于2017年的图书馆公益项目,聚焦城镇打工子弟学校。五六年前,在左樵探访打工子女学校时,发现一个现象: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小黑屋,挂着“某某基金会爱心图书馆”的牌子,锁着门,隔着窗户看到书、书架、桌椅、杂物,“图书馆建完以后怎么办呢?就锁上了,变成小黑屋,这是一个常态。好好的书锁起来,在黑暗中受潮变质;孩子们想看书,却看不了。”

教育公平问题是教育公益组织关注的首要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张守礼表示,在推进教育公平和教育发展中,当代面临的主要挑战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从“有学上”转换成“上好学”,要办有质量的教育,均衡的教育;二是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问题,这也是目前教育公益面临最大的问题,“现在由于农民和社会阶层的大规模流动,中国社会已经从两元社会变成三元社会了,造成大量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群体。我们的教育布局和规划没有适应社会变迁,政策性因素已经成为导致这个问题的主要因素,并且这个问题很难用教育手段解决,因为这个已经超出教育范围了,社会情感发展显然不是学校教育能够满足的”;三是中国教育各个宏观指标都非常好,但作为任何一个教育中的个体,孩子、家庭都处于极度焦虑和内卷中,这归根到思考“办什么样的教育,什么是好的教育”的问题上。


张守礼.jpg

张守礼


据介绍,2020年,中国儿童城市、镇、乡村、本地、流动儿童分布情况为,乡村本地户籍儿童占35%左右,城镇本地户籍儿童大概在41%,流动儿童是24%左右,大体上呈现三分。


微信图片_20221114023919.png


国民教育要融入国家战略

还要瞄准弱势和处于不利处境的儿童

张守礼分享道,阅读有很多理论模式,但一个完整的阅读循环核心是要培养儿童的阅读素养,这涉及到材料(读什么很重要)、方法(用什么方法来读)、可辅助阅读的环境(什么是促进儿童阅读的环境)以及相辅助的儿童阅读能力的测评。他观察到,比如在国内,到了小学,尤其是小学中后期,这个阶段阅读的最主要目标其实应该是大量阅读,但目前语文教育基本是精读体系,中心思想、字词学习等,从阅读策略上看完全是错的;而到了初中和高中,阅读教育的关键是批判性思维,培养儿童的独立和基本的研究思维,但现在却变成刷题了,标准化考试。

近几年,“国民阅读”被经常讨论,张守礼认为,其基本框架首先要融入国家战略,有立法以及顶层设计,“它有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儿童优先,二是教育为要,从教育中改造”,此外,还需要社会参与,以及瞄准弱势和处于不利处境的儿童。而过去20年,国内对于这一块的理念已经极大转变,现在逐渐形成了社会化的阅读知识体系,企业主导的商业体系、NGO体系、公共服务体系等,大家都已经参与进来了,未来的方向就是走向阅读社会。


800x600_6371b58861baf.jpg


阅读公益未来会走向社区服务阶段

赋能教师,让他们认同阅读的价值

中国矿业大学文理学院副教授卢玮静长期关注公益行业发展,曾牵头研究、编撰《中国儿童阅读领域公益组织发展研究报告》。她表示,在过去20年儿童阅读公益组织的发展中,经过“送书给孩子”、“送书和育人相结合”前两个发展阶段后,当前阅读公益已经进入了三个发展阶段,公益组织探索的县域阅读推广为代表,在县域整体发生主体性和结构性的变革。“所有的行动都是由当地发起。这样的县域或者社会系统变革,由公益组织牵头,带动整合多元的社会力量,但又不能只靠公益组织,还需要政府、媒体、公众的大力推动。”张守礼也表示,2010年以前主要是给农村捐书,但大部分是不给孩子看的,2010年以后进入到阅读推广阶段,推广新的理念和方法,“阅读公益未来会走向社区服务阶段,更多更直接接触儿童的公益组织会越来越多”。


卢玮静.jpg

卢玮静


卢玮静称,阅读类公益组织的服务类型除了提供图书、图书角等基础设施与资源,还有开展成人协助者的激活与连接服务,服务的主要形式是针对老师进行能力培训,另外,还可以提供直接面向儿童的阅读服务,其中开展比例最高的服务是校园阅读氛围营造。

满天星公益项目总监黄凤平表示,满天星在通过为条件适合的乡村小学校建立公益图书馆中的过程中发现,在乡村学校,教师是学生阅读的“重要引导人”。乡村教师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缺乏阅读带领和图书馆运营经验,阅读活动形式单一且缺乏趣味,难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通过教师赋能发展计划,先从认知层面让乡村教师理解并认同阅读的价值,再从技能知识层面提升教师的阅读支持能力,通过教师有效地支持儿童阅读”。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