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书架间自动“长出”小孩儿
媒体报道
1563
2022-11-15


来源:2022-11-15  人民政协报  让书架间自动“长出”小孩儿


随着营造书香社会的深入,人们越来越关注如何让乡村儿童和流动儿童获得阅读的滋养,助力健康成长。


11月10日下午,由广州市海珠区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满天星公益”)与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合作开展、好公益平台支持的“如何提高乡村及流动儿童的阅读品质”媒体沙龙在京举行。


沙龙上,公益机构展示的探索表明,通过专业公益运作,可以有效满足儿童的阅读需求,阅读公益的规模在持续壮大,但还需多方协力共同解决问题。


渴望阅读滋养的童年


目前,我国乡村儿童规模较大。据第七次人口普查和教育统计数据,2020年我国0-17周岁儿童人口达2.98亿人,其中乡村儿童和城镇流动儿童1.74亿人,占中国儿童总数的58.6%。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张守礼介绍,乡村和城镇流动儿童共同面临阅读资源匮乏的问题,阅读推广对儿童、教师和学校的正面改变起到积极作用,阅读推广是成本较低、可行性强地解决城乡教育公平问题的好方法。


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披露,受访乡村儿童的阅读量与藏书量较低。


张守礼援引国际研究数据说,儿童7-8岁时的阅读量与藏书量与14岁脑神经密度相关,义务教育阶段的阅读与儿童健康成长紧密相关。调研还发现,乡村儿童与流动儿童阅读需求非常强烈。


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的微澜图书馆公益项目在多个打工子弟学校、城中村等地设立图书馆,成为孩子们的乐园。其中,广州16馆是一所开设在城中村小学里的图书馆,一街之隔是隆隆作响的数十家小作坊,孩子们却可以在这里安静地阅读。微澜图书馆志愿者文萍说:“在每一家开放的分馆里,都能看到兴奋的孩子们叫着、跳着涌入图书馆,一旦找到心仪的图书,马上就能在拥挤喧嚣中找到一个小小角落坐下来沉浸到阅读中。”


受资源限制,广州多数分馆无法实现每天开馆,21馆的一个孩子充满期待地说:“我希望每天都能开馆!”另一位志愿者开玩笑地说:“不用怀疑,只要把图书馆凑合整起来,就会在书架间自动‘长出’小孩儿。”


阅读已成时尚


广州市海珠区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公益项目总监黄凤平介绍,该机构以“阅读循环圈”理论为基础探索创建的乡村儿童阅读推广体系,为条件适合的乡村小学校建立公益图书馆,通过改善环境、培养教师、教研交流、创建课程等,构建了当地的“阅读循环圈”。


黄凤平表示,乡村教师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缺乏阅读带领和图书馆运营经验,阅读活动形式单一且缺乏趣味,难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满天星公益先从认知层面让乡村教师理解并认同阅读的价值,再从技能知识层面提升教师的阅读支持能力,通过教师有效地支持儿童阅读。


广东省新兴县教育局教师发展中心的语文教研员尹伯权笃信阅读的力量。2016年,在他的推动下,新兴县教育局与满天星公益共同成立了新兴县县域儿童阅读指导与推广联盟。6年来,阅读给这个小小的县城带来了可喜的改变,不仅获得多项荣誉,还有效地提升了学习成绩。“阅读改变了孩子,阅读改变了教师。阅读已成为孩子们的一种习惯、一种自觉、一种时尚。”尹伯权说。据介绍,新兴县新城镇枫冼小学是一所普通村小,原来学生人数仅为98人,在开展了多年阅读推广后,2021年学生人数已经增长至289人,2020年学校被评为广东省“最美阅读空间”。


如今,满天星公益已在广东、贵州建立了6个县域阅读推广联盟,建设了119所公益图书馆、16个流动书箱书库、派发“星囊包”11万个,惠及儿童和教师93.5万名。


“活”的图书馆


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的微澜图书馆公益项目,则聚焦城镇打工子弟学校的图书馆,通过培训志愿者持续参与,实现图书馆持续稳定开放,助力儿童自我发展。


在项目发起人左樵看来,民办打工子弟学校要么没有图书馆,要么图书馆利用率普遍不高,“有些因为无人运营导致图书馆长期关闭,还有一部分馆内图书并不适合儿童阅读,公众捐赠的图书往往处于闲置状态。”


微澜图书馆公益项目为孩子们提供了“活”的图书馆。自2017年启动至今,项目累计盘活和开办微澜分馆82所,累计服务流动儿童超过8万人,外借图书超过82.8万册次。文萍认为,微澜图书馆存在的意义是尽可能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图书和服务,让他们可以结合自己的需求和兴趣发展。


要实现图书馆的持续稳定开放,核心是要解决人力问题。微澜图书馆公益项目通过组织志愿者入馆服务来解决日常开馆人力问题。而不断新增的分馆和更加深入的服务,都对微澜本身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20年6月,微澜图书馆推出“馆东计划”,为分馆上线月捐,让月捐人和持续服务者成为“馆东”,既筹款又“筹人”,激发社会公益热情和潜能。“馆东”组成的“馆东大会”选举“馆东”代表成为理事,与学校以及微澜总馆代表一起组成理事会,自主地治理和运营分馆,最大限度地让“馆东”、志愿者成为协助儿童阅读的成年人。


“进化”的阅读公益


满天星公益和微澜图书馆的实践有一个共同之处:通过开放性的信息管理系统有效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提升乡村和城镇流动儿童的阅读体验。


在左樵看来,更多热心人的参与需要组织变革和技术创新。微澜图书馆公益项目自主开发微澜社区,实现了从志愿者报名到服务预约和记录全流程自动化,也利用自主开发的通信机器人实现信息直通,有效解决了志愿者团队的组织和协作难题,提升项目执行效率。


黄凤平介绍,满天星公益自主研发的Readora信息平台立足于儿童阅读推广服务,细分为童书募集和采购的“童书乐捐系统”和“书目库系统”、提供童书借阅服务的“图书馆信息系统”、共读课程的“流动书箱服务”、课程资源下载与课程视频播放的“阅多纷资源库”,建立了学生主动借阅图书、共读课程阅读推广、课件资源与教学指引完整的阅读推广服务链。


沙龙上,中国矿业大学文理学院副教授卢玮静认为,经过“送书给孩子”“送书和育人相结合”前两个发展阶段后,当前阅读公益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发展阶段:以满天星公益等公益组织探索的县域阅读推广模式为代表,在县域整体发生主体性和结构性的变革。“所有的行动都是由当地发起,公益组织带动整合多元的社会力量,但还需要政府、媒体、公众的大力推动。”卢玮静说。



平台动画 产品招募